• <bdo id="o0km2"><center id="o0km2"></center></bdo>
  • 2018/12/28 上午9:27:28 星期五
    新聞熱線:0577-67898890 廣告熱線:67810777 | 關于我們 | 舊版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文成新聞網  ->  文化  ->  原創專欄  ->  文學  -> 正文文學

    睡在月光下(散文)

    □ 胡曙霞
    發布時間:2022年07月14日 來源:文成新聞網

        記憶中的夏天,三十多年前。沒有空調,沒有電扇,只有一把蒲扇,一陣晚風,一捧月光。
        大暑的天空很熾熱,黃昏的云朵憋得通紅。那年,我五歲或者七歲,站在院子里仰頭望天。騰騰的熱氣從腳底“噌噌”往上竄,汗水從鼻尖、額頭、脖頸,一顆顆爆出來,又“唰唰”地往下流,它們在我的身上匯聚成蜿蜒的“小河”浸濕一片又一片的衣裳。
       而我,固執地仰著頭,紅色的蜻蜓翻飛,灰色的鳥雀盤桓,還有迷人的晚霞,忽而藍,忽而黃,忽而紅。柔和的色彩帶著熾熱的風從我的眼睛緩緩升起又輕輕降落。大地如同蒸籠,煮沸的熱氣滾滾而來。
        “霞,怎么站在院子里,小心中暑!睜敔斂吹酱舸舻奈,和藹地說,“雖然太陽下山了,熱氣還未退,這時候,石頭滾燙,地面滾燙,連云朵也是燙的呢!
        “爺爺,我喜歡天邊的云霞,呆一會它們就會消失了!蔽夜虉痰卣局,任由一波又一波的熱氣將小小的我淹沒。
        “傻孩子,晚霞消失了,還有月亮呢。晚上,我們睡在月光下!睜敔數募t鼻子在黃昏的光影里閃閃發亮,那么親切,那么慈祥。
        我躲在屋檐下,爺爺和小叔叔挑著一桶又一桶的水將院子澆了一遍又一遍。清清的水“嘩嘩”地跑向院子,一個個灰色的小泡泡,冒出來,鉆下去,此起彼伏。
        滿院子的水蒸發不見的時候,晚來的風悄悄地來了。這風許是躲在井底剛剛洗完澡,清清爽爽鉆入懷抱,一身的汗水悄悄地擦掉了。
        天邊的云霞徹底消失了。如同一顆糖,融化到天際。眼睛的余光,還有一絲甜甜的柔光,一點點暗下去,暗下去,“噗”的一聲,滅了,再也看不到了。
        一個圓圓的月亮,淡淡的,錫箔一般,輕輕地貼在天邊。此時的它,還不會發光,白紙一般薄,讓人擔心。
        爺爺和小叔叔從家里搬來板凳,扛來竹床,在灑過水的院子中央架起一張床。奶奶拿來蚊香、蒲扇、被單、枕頭,將竹床布置得像模像樣。
        我高興得跳起來,叫著,嚷著,晚上睡在月光下啦!
        每個人都笑了。屋里熱騰騰的,誰也不愿意去房間睡。幾乎全村的人,都睡在月光下。有的卸下門板搭在門檻上,有的端來躺椅,還有的將篾席鋪在地上。
        而我的床,是竹子做的,底下橫著長凳,燃著蚊香,簡直奢侈。
        月亮越升越高,晶瑩的臉龐,溫潤的光。田野、村莊、樹木、河流罩上奶白的光,世間萬物,如同敷上白霜,熠熠生輝。
        我的臉龐貼著竹床,一陣涼氣從腳心傳至胳膊。舒服,真舒服!圓圓的月亮輕輕飄移,薄薄的云朵悄悄流動。月光淌下來了,傾盆大雨似的,嘩嘩有聲。眼睛輕輕地閉上了,整個人浸泡在月光之中,仿佛蜷縮子宮的嬰兒,舒適安心。
        耳朵里跑來夜風的聲音,輕輕的,柔柔的,如同爺爺勻稱的鼾聲。
        村莊睡著了,卸了門板的房子睡著了,院落睡著了,月光下的人們也睡著了。只有屋檐下的蟋蟀彈奏著求愛的曲目;荷塘里的青蛙朗誦夏日的詩歌;天上的月亮舉著白亮的燈盞……

    編輯:張嘉麗 責編:趙海鎮 監制:陳葉靜 總監制:黃金杰

    點擊排行

    關于我們 | 總編信箱 | 網站動態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我們 | 幫助信息 |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

    • 相關鏈接